sin30°(希泠)【我叫希泠啊!】

苟全自身于文圈,不求闻达于写手



全职
第一本命徐景熙
第二本命方士谦

第一本命cp郑徐
第二本命cp方王!!(来自一个快成为王方党和all4000党的咆哮。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庙药双粉☆

除本命cp之外其它吃的cp:韩叶 双花 喻黄 周江 昊翔 双鬼 林方 肖戴 杜柔 莫橙 魏果 包罗 卢刘 乔高

不逆不拆。

其它cp可以看看。

绝对不吃叶蓝。死都不吃。
勉强瞄一眼韩张和伞修。

【王方王】殇

※刀。

※只是为纪念一个皮王杰希的女孩而写。赶巧我自己皮的也是方士谦。

※没有逻辑,随便看看就好。

※ooc。





方士谦惊讶地发现他最近几个月都联系不上王杰希了。


问自家乖巧徒弟袁柏清,袁柏清的回答也是支支吾吾的。


方士谦觉得不妥,非常不妥。但是他囿于事业,无法抽身。但他一直想,等事情结束了,立刻回国去见王杰希。


结果一个月后,等来的是微草战队的微博发出的,王杰希的死讯。


方士谦回国的第一时间就是质问袁柏清为什么不告诉他,袁柏清回答:“他只是不想让你这么早就开始难过罢了。”然后转头看着王杰希曾经用过的电脑,“大概队长并不想让你体会这种看着他一步步走向死亡却束手无策的感觉吧。”


方士谦低下头。袁柏清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见他幽幽地说:“可就算是这样,我也想跟他一起走完剩下那一段时光……就算难过也好,至少有他在。”


袁柏清抿抿嘴:“至少……队长他走的时候没有遗憾了。”


“……嗯。”


三天后,王杰希葬礼。


方士谦作为王杰希的前辈之一,也上台发言。


“……他不会希望看到我们难过的,微草的各位要继续带领微草走下去。他还有我们这群朋友,会记着他一辈子。”






end


#我永远的朋友,愿你在天国安好。


幸识你。再见。


啊不行这只一枪太可爱了!!!
一直被一群人抢帽子抢手枪!!!
而且还皮的一匹!!!

【王方】我们队里有人鱼?(四)

※前文戳头像






当天下午方士谦一进训练室,几百道目光就聚在了他身上。

说几百道夸张了,毕竟微草没这么多人。

方士谦奇怪地扫了其他队员一眼,迷惑道:“看什么看,不训练么?”

其他人尬笑着一边说“训练,训练”一边在他们的秘密群聊里疯狂吐槽为什么方神看上去一副红光满面的样子,结论是他们方神桃花开了。

由于每个人都或多或少不在状态,一个下午的训练几乎等同于没有效果。王杰希看着惨不忍睹的训练成绩叹了口气,难得地提前放了人。

心不在焉,加训也没用。

晚上过了饭点,王杰希寻着一个闲时间,溜达到隔壁去找了方士谦。

方士谦盘腿窝在床上抓着个psp在打电玩。王杰希悄没声息走过去一伸手抢了去,方士谦眼睛随着游戏机而走,仿佛他是一只猫,而王杰希手里的游戏机是逗猫棒。

“……王杰希!还回来!”方士谦的目光随着王杰希的手左右摇摆,“不然别怪我……”

王杰希凑过去:“别怪你怎么?”

……卧槽。方士谦看着忽然靠近的人脸在心里爆了句粗口,王杰希的气息温温热热喷在他脸上,方士谦不自在地向后仰:“说话就说话,靠这么近干什么。”

“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还是条人鱼。”王杰希直视着方士谦的眼睛,“不需要我帮你解决一下么。”

方士谦的反应是一枕头糊在了王杰希脸上。

“靠,我是人鱼怎么了,我就是不想结合不想生孩子,碍着你了?”

王杰希拿好手里枕头:“今天之前,没有。”他把枕头放好,“但是今天我刚向你告白完,你也答应了。所以现在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说着不容拒绝,王杰希径直吻上了方士谦的唇。

方士谦猝不及防,眼睛睁得滚圆。半天才反应过来要推开不知什么时候抱上来的人。

“喂!王杰希,我还没洗澡……”

王杰希拿一双幽深的眼睛定定看着他:“可是我等不了了。”

“喂……唔……”方士谦被王杰希逼得仰躺在床上,嘴唇也被人含住品尝。王杰希拿手制住方士谦想推开他的手,撬开身下人的牙关探舌,把整个口腔内部仔细扫过。

方士谦只觉得他被人揉进怀里,然后就被压进了柔软的床褥之中。他下意识地闭上眼,感受着王杰希的舌头轻佻地勾上了他自己的舌头……

我靠,王杰希你这小犊子得寸进尺!方士谦在心里骂了一声。而他的衣摆被人掀起,一只温凉的手顺着腰线一路向上轻轻抚摸,方士谦呼吸加重,禁不住伸手握住了王杰希撩拨他的手。





#还在卡肉。

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

【王方】我们队里有人鱼?(三)

※见前文,前文戳头像。
※复健,毫无文笔可言。







方士谦是被脸上的凉意给刺激醒的。

作为一条正在发情的人鱼,方士谦表示,不舒服,非常不舒服,而且他懒得动。

所以对于脸上的毛巾,他只是抬手随意拨开,然后就着拨开后的姿势不动了。

王杰希在床边看着方士谦的动作轻轻笑了一下,身子微微前倾,幽幽地开了口:“前辈……既然醒了,就起来吃午饭吧。”

起初方士谦并没有什么动静,也许是后知后觉,也许是没有听到。

王杰希想了想,伸出一只手,戳了戳方士谦露在外面的手臂。

方士谦动一动。

王杰希戳一戳。

方士谦忽然猛的把被子一掀坐了起来:“我靠?王杰希你为什么在这里?”他还想着这一定是自己在做梦来着。然后他后知后觉地想起他的鱼尾——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回来了。

方士谦提着的心放了一半。

另一半他得确定王杰希是真不知道他是条人鱼才能放下来。

王杰希看着方士谦吼完了之后竟然开始走神,不禁觉得有点好笑。他一个探身上前,把方士谦逼得躺回了床上。

方士谦一下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莫名其妙凑过来的家伙,带了一点警惕地开口:“你想干嘛?”

王杰希盯着他,缓缓开口

“方士谦……我喜欢你。”

方士谦愣了一下。然后他发现这王杰希竟该死的温柔,并不像以前的王杰希老是爱跟他互怼。所以,这一切应该只是自己的想象吧。

不过……方士谦开始琢磨起来。王杰希,他有没有可能真的,也喜欢我?

方士谦一边想着王杰希向我告白了这到底是不是在做梦一边哦了一声,然后眼前拢下一片阴影。是王杰希压下来亲上了他的嘴唇。

“……唔?”方士谦瞪大了眼睛,嘴唇上柔软的触感暗示着他现在正处于现实中。我靠?这是真的?方士谦在心里疯狂吐槽着,王杰希他……真的喜欢我?

王杰希把人压进柔软被窝,舌头灵巧撬开牙关长驱直入,勾着方士谦的舌头吮吸。方士谦猝不及防地被人亲了个晕头转向,口腔里每个部位都被一一扫过,方士谦头皮发麻,只觉得整个人都软成一团被王杰希圈在怀里,予取予求。

王杰希趁着方士谦被亲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放开了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凑到他耳边:“我才知道你是人鱼,不然我也不敢向你告白……”

方士谦瞬间清醒:“我靠?你???你怎么知道……”

王杰希把头埋进他肩旁,一边闻着身下人的味道一边回答:“你浴室里掉了很多鳞片。”又撑起身子,“你到底怎么了?”

方士谦把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推到一边。

“只是正常的发情期而已!”

王杰希笑了一下,揉乱了方士谦的头发。手感不错。他这么想着,欣慰地看着满脸通红的方士谦炸了毛爬起来准备打他。

王杰希手一揽把扑过来的方士谦抱进怀里,亲了亲他额头:“我给你带了饭,吃完下午记得来训练。”




tb不知道有没有c

毕竟卡肉了。

当end看也可以。

噫呜呜噫。

【王方】我们队里有人鱼?(二)

※详情见前文,前文戳头像
※不知道应该是上中下还是一二三四好,随便了。









等到第二天的结果是,方士谦发现自己的尾巴变不回去了。

方士谦沉默,方士谦出离愤怒地吼了一声,方士谦重归沉默。

一分钟后,王杰希过来敲门。

“前辈?出什么事儿了?”

方士谦睁着死鱼眼看着天花板:“没事,我请个假就好。”顿了顿,“就一个上午。”

王杰希又萌生了想进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儿的念头,最后还是尊重了方士谦的隐私。结果门依然是反锁状态。他叹了口气:“你要有什么不舒服就告诉我。我尽可能帮你。”心里却想着他要是下午也不出现,管他为什么把自己锁在房间都要从后勤部那里拿钥匙来开门。

方士谦发愁地在房间里滑来滑去,最后滑到浴室里给自己放了一池子水。

鱼尾哗啦哗啦把水击起来,方士谦放空自己,盯着被自己尾巴映成蓝绿色的水出神。

而那边王杰希的训练也是心不在焉。训练成绩擦着自己最差成绩低空掠过,让全训练室的人都默不作声在心里思考今天队长到底怎么了。

“其实比起队长怎么了,我更关心师父怎么了。”袁柏清在饭堂咀嚼着鸡腿小声说。

刘小别随口道:“没准就是因为方神的原因队长今天才那么不在状态的吧。”

邓复升:“我还记得前不久队长拿着两鳞片儿问我是不是人鱼,我们队里居然还有人鱼么。”

所有人恍然大悟一般看向邓复升。

柳非捂嘴:“难不成队长知道方神是人鱼了,昨天晚上终于迫不及待把他吃了吗?!”




王杰希对饭堂发生的激烈讨论一无所知,他现在已经拎着饭盒去找方士谦了。

兜里还有从后勤部拿来的钥匙。

“你不打算吃饭么?”王杰希敲了敲门,却没有人应答。

王杰希终于忍不住拿着钥匙开了房门,进去就是一只方士谦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睡得呼噜声震天响——并没有鱼尾巴。

王杰希轻手轻脚进去,小心翼翼地把饭盒放在了床头,端详着床上人的表情。

脸有点红,是因为房间里很热吗?王杰希拿过空调遥控器看了看,温度正常。又探身摸了摸额头,有点烫。王杰希想了想,起身进了浴室准备拿毛巾给他擦擦脸。

如果方士谦清醒着,他就会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人鱼的发情期,可惜他现在正在当一条睡美人(鱼)。

王杰希刚把毛巾拿下来,一转身,浴室角落里那两片鱼鳞就扎进了他眼睛里。

王杰希沉默了一下。

他装作没看见,把毛巾浸了一下水就出去了。






tbc

【王方】我们队里有人鱼?

※开新坑了(敲碗碗)
※是人鱼AU(好像是这么叫的反正就是一种性别。)
※人类王×人鱼方
※ooc突破天际
※复健,可能会坑。
※题目瞎取。






王杰希对训练室里莫名其妙出现的蓝绿色鱼鳞表示非常困扰。

按说队里都是人类,绝没有一条人鱼——除非这条人鱼隐瞒了身份。王杰希把这两片鳞片都收好,打算到时候单独地一个个去问。

但是王杰希并没有在队员的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而这条人鱼看上去非常谨慎,一连过了很长时间,训练室再没有过鳞片的掉落。

难道是那天有别的什么人来过?王杰希在脑海中盘点着来过训练室的人,却没有发现任何端倪,只好暂且按下想要找到这个人的念头。

又一天晚上,王杰希例行查房。查到自家副队的房间时,发现里面还亮着灯。

“前辈?该睡了。”王杰希敲了敲门作为提醒。然后就听见里面忽然传来兵荒马乱一般的声音和一句低低的“卧槽”。王杰希觉得,作为队长,有必要看看副队到底在里面整什么幺蛾子,而且那还是自己暗恋的对象。于是他按下了门把手。

门从里面被反锁了。

“前辈?”王杰希只好提高声音,“你没事吧?”

钉哐的声音消停,方士谦的声音传出来:“我能有什么事儿,你甭瞎操心。”

王杰希听着确实像是没有什么事儿的样子,又嘱咐了一句赶紧睡觉,站在门口听了听动静,才微蹙着眉转身离去。

殊不知此时听上去没有什么事儿的方士谦此时脱力一般靠着床沿松了一口气。开玩笑,他要真进来了自己这人鱼身份还怎么瞒?

现在是不是要去情感贴里问问暗恋的对象发现自己是条人鱼该怎么办。

问题是,他不希望王杰希是因为他是人鱼才喜欢他。

方士谦非常惆怅地看着自己的鱼尾,然后仰天长叹:“我到底要不要去告白啊!”

自从第六赛季之后的夏休,方士谦就发现自己越来越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鱼尾。他也曾偷偷摸去医院看过,老医生说这属于正常的求爱过程……

正常你妹!方士谦唾骂一声,这不跟变相催婚一样儿一样儿的吗!我还没准备好告白呢。方士谦趴在床上,拿着手机开始找人倾诉,鱼尾带着愤怒噼里啪啦地拍着床。

『队长怎么办!王杰希那家伙快发现我是条人鱼了!』

『别急,这不是还没发现么。』

『等他发现了我就完了!』

『怎么就完了?不应该是全队上下对你呵护有加么?』

『我就是不想让别人呵护我!』

林杰看着手机屏幕叹了口气,然后孜孜不倦地劝说。

『你想想,赛场上你呵护他们,他们也可以在赛场下呵护你,有什么不好吗。』

『就是觉得,不好。』




到最后林杰还是没劝服方士谦,因为方士谦又被转回来的王杰希敲了门,只好拖着自己那蓝绿色的鱼尾唉声叹气地滑去洗漱了。

方士谦一边洗脸一边想,我只是希望毫无顾忌地打比赛有什么错,而且我最初明明想问的是如何控制自己的鱼尾不出现啊。

鱼尾无意识地噼里啪啦拍着地板,跟张佳乐老是无意识地操控着百花缭乱噼里啪啦地换弹夹一样。

有一两片鳞片随着拍打迸溅到了墙角。

方士谦跟鱼一样窜进了被窝,关灯,睡觉。

算了,一切都等明天起来再说。






tbc

【黄少天中心】生贺文

※cp自由心证

※天啊我终于更文了然而非常短小×

※复健中




黄少天站在蓝雨俱乐部的门口。

从今天开始,他就十八岁了,收拾收拾就可以出道了。可惜他只是个副队长。

可能在一年前他还会对这个决定有很大的不满,直到喻文州用他的实力证明了自己,黄少天才不情不愿地接受,然后在培养未来正副队感情的时候忽然发现……

其实这家伙还是蛮不错的嘛。

所以其实当副队长也没什么不好。黄少天挠挠头,想,有什么事儿都可以推给队长做嘛,然后又可以让队员加训,想想就很美滋滋呢。

“……少天,站在太阳底下做什么?”喻文州撑着把遮阳伞走过来,顺手帮黄少天遮了太阳,“今天太阳很毒,小心中暑。”

黄少天转过头来,他知道面前这个温文尔雅的家伙刚刚是去给他办正式队员的后续事宜了:“还好吧也不算太晒,况且我也没有晒多久吧。”

喻文州少见地没有听完之后才打断话:“不行,少天你要真有什么意外的话,可能会对身体不好。”

“没那么夸张吧……”黄少天小小声说着,见喻文州眉头微蹙,赶紧乖乖认错,“好啦好啦我不站在太阳下面了就算站我也会撑把伞再不济就戴顶帽子……说起来喻文州啊不现在应该叫队长了——队长你紧张吗?”

非常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但喻文州知道他在问什么:“你是问我要出道了紧不紧张?”他用手指摩挲了一下下巴,“有一点,更多的应该是期待吧。”

黄少天双眼明亮:“这个赛季让那个微草的王杰希看看我们的实力吧,肯定会吓到他的!我可是要成为站在荣耀巅峰的男人!”

喻文州便笑起来:“你是不是,动漫看多了?”

黄少天非常愤怒,我豪迈放话的时候你的关注点居然是那个?

“哇你可别说得好像你没有看似的啊!明明天天跟我一起看的!”

“嗯,确实。”喻文州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蓝雨队徽,“少天,生日快乐。”

黄少天噎了一下:“……谢谢你啊喻……队长。”

“不用客气,副队。”




end

#非常迷的文。

【郑徐】这雨下得真大

※有感而发

※ooc我的。

※有私设。

※我太尊敬司机先生了以至于他的戏份有点多。

※夏休期差不多结束的时候。

※连更三天的第三天






郑轩去接徐景熙回蓝雨的时候是晚六点,下着大雨。

这种鬼天气,还谈什么骑自行车或者走路,直接搭公交吧。谁让郑轩没有开车出来呢,何况徐景熙还拖了个大箱子。

于是两个戴着墨镜的家伙就这么神经大条地搭上了公交。

一点都不考虑一下自己是公众人物。

直到车开了很长一段时间,车里人多得跟沙丁鱼罐头似的,他们才意识到如果就这样被认出来,很可能会造成惨烈的后果。至于是什么样的后果,他们不敢想。人挤人的滋味绝不舒服,更何况他们没有座位,只能随车的一静一动而飘摇。

郑轩手机一亮,是徐景熙给他发消息。

为了不暴露身份他们连话都不敢讲,全程低着头用手机交流。而徐景熙新发的消息表示堵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问他要怎么办。

其实明明下一个站就可以下车了,偏巧车从上一个站开始就被堵住了。车外的雨丝毫不见停,反而有越下越大的意思,道路上的积水越来越多。

久久挪不了一下路,车里的人纷纷抱怨起来。吵吵嚷嚷间司机打开了车门:“你们可以从这里下车,趁着雨不大积水不深赶紧走,前面不远处有天桥可以过。”话音刚落就有好几个乘客呼啦啦下了车。

郑轩徐景熙因为有个大箱子的拖累,看着快没上小腿的积水望而却步。

手机里正互发着消息。

〔怎么办?要不你下车先吧?〕

〔我下车你怎么办。〕

〔我没事的。〕

〔要不叫战队里随便一个人开个车来救救我们?〕

〔……现在堵车,他们过不来的。〕

〔可你这箱子又很难用自行车载走……现在还在下雨。〕

〔那就……只能等了。〕

结果更令人绝望的事还在后面。

堵车的原因是有两辆车被水泡熄火了,而且还是同一个地方,导致车流被限制。而当公交经过了这两辆倒霉的车没多久,前面的积水已经到了司机不敢走的地步。

由于害怕公交车漏电,司机停了车,拉掉了电闸,然后开始打电话向交通公司询问。

郑轩徐景熙两个人在黑暗中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空无一车的道路,又低头看了看已经漫入车厢的积水,什么都没有说。

但后面的乘客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一味地质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开车。

司机打了很多个电话,最终沟通完毕后靠上了椅背狠吸了一口气,探身出去打开了闸:“算了,我就搏一把。”

郑轩在乘客的埋怨声中凑过去小声问徐景熙:“诶,你站的累吗?”

徐景熙抬头看了他一眼,低头在手机上敲字。

〔当然累啊。但是……司机师傅应该比我们更累吧。〕

〔他明明做的是对的事,只是为了防止乘客触电而已,就被这么多人骂。〕

郑轩看着手机上的消息,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面前这个毛茸茸的脑袋,看着公交在前方转了个弯,积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少。

“快到了,准备下车吧。”







end

#我为什么不写喻黄……喻黄在车上被郑徐更容易被认出来。

我就这段路堵了三个小时。

而且居然还有【对不起实在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人要举报司机的。真的迷。

我想说转弯之后不是变少而是直接没水了。。。